• 免责声明: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念,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中国画危矣 | 扎根本土文化才能抵抗危机



     邹   凌


    文 / 邹凌(下有作者简介)


      “中国画危矣”,并非耸人听闻,在刚举办不久的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上,著名美术理论家孙克等人面对变了味的中国画,感慨地说:“在全国美展,我感到了中国画存在的危机”(参见2016年8月1日《今日头条》)。“中国画危矣”,亦非是新鲜事,自1987年7月,李小山提出“中国画穷途末路”之后,围绕中国画的创新与发展争论了近30年。近30年来,中国画在经历了名利的大洗礼之后,坠入到了大忽悠时代,使中国画非但没有走出所谓“穷途末路”的泥潭,反而越陷越深,濒临灭亡,或将真的成为保留画种存在于世?



    资料图片


    在当今的中国画坛上能忽悠、善忽悠、敢忽悠的人一个比一个胆大,这些人掏出来的名片,其头衔大得吓人,××省书画院院长、中国××画院院长、××书画大师、联合国××书画大师等等;有的高中尚未毕业,转脸一变成了××大学的兼职教授;有的对中国书画压根就不懂,却成了国家级画院的院长;还有的刚学了几天书画,自以为是齐白石再世,靠着“大师”的头衔行骗江湖了。有的画家觉得在国内很难混出名堂来,于是利用各种关系到国外讲次学、办个画展,或送给外国政要肖像画等,拿着用钱买来的国外媒体报道,然后再用钱在国内大肆宣传,凭借“出口转内销”式的炒作,竟然也能成“名人”。有些书画家觉得一个人势单力薄,于是几个人一伙,抱团取暖,想出各种组合名称,目的在于扬名获利。有的书画团体借用各种名誉搞全国性书画大展,拉大旗作虎皮,名为书画大展,实则为了一己私利;有些还算是比较正规的全国性书画大展,在评奖上也都有猫腻,30件优秀作品中,至少有20%到30%的作品是靠拉选票,搞裙带关系等各种幕后手段获取的,使原本严肃的评奖活动丧失了公信度。有位画家送作品参加第十届全国美展,结果他的作品名落孙山,而与他题材一模一样,其质量远比他逊色很多的作品却榜上有名;后来,他通过了解,原来他送去的作品根本就没打开过,这说明全国美展的入选作品往往也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更有甚者,近几年来,美术教育也向钱看,很多非艺术院校,尤其是理科院校也招美术学生;有的院校拼命扩招学生,不图质量,只图数量,一个绘画老师要面对二、三十个学生,教学质量如何上的去。所有这些都不是在专心研究中国画,而是为了急功近利。



    资料图片

    在改革开放的几十年中,中国画的创新与发展的确存在着体制机制上的制度缺陷;在近几届的全国美展上,人们所看到的并不是中国画的真正崛起,而是鱼龙混杂的表面繁荣;很多作品打着“创新”的旗号,堂而皇之地走进全国性美展。有的作品片面地追求大,似乎尺寸越大越能体现作品的水平;而内容却相当地贫乏、空洞,缺少内涵。有的作品过于追求肌理的效果,细之又细的刻画,描、摩、擦、染,硬是是靠时间蹭出来,如同工匠制作一般;有的工笔画画得跟照片似的,没有一点艺术价值。也有的作品是宣纸上的“油画”,一味追求油画的特点,而忽略了中国画的特点。还有的作品几乎见不到中国画常用的笔,而是用刷子、胡子、头发,吹风机、喷水壶等各种工具挥制而成。更有甚者什么工具也不用,而是直接用水、墨、色等倾泻在宣纸上,让其自然流淌,或有意引导,形成作品等等,中国画成了五花八门的绘画。难怪一位外国友人在看了一次中国画展后,认为是变了味的西画展。改革开放30多年,我国的经济飞速发展,经济繁荣让世界瞩目;然而文化的发展,尤其是中国画的发展与飞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并不成正比,正是由于体制机制上存在的制度缺陷,阻碍了中国画的发展。


    邹凌(国画)

    中国人的谦虚是世界闻名的,总是喜爱引进国外的东西来加以改造;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在本国加以改造,这本身并不是件坏事,在我国的制造业、IT行业、金属行业等,这些先进技术在中国加以改造后,有的已成为国际的领先技术,有的则推动了中国产业的蓬勃发展,这些无疑是值得炫耀的。但中国画是否有必要引进西画来加以改造,用西方的绘画语言和审美标准来评判中国画呢?上个世纪初,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在这方面作了大胆的尝试,画了不少“中西合璧”的作品,在中国画中融入些西画特色却有新意。但事实上这样的创作模式在当今的画坛中发展得并不成熟,也并没被中国人完全接受,有的“中西合璧”的作品完全变了味,成了宣纸上的“油画”。其实,在当初徐悲鸿等人提出用西画来改造中国画时,也不是得到所有人的支持,有的提出了强烈反对,甚至林风眠在法国留学时,他的老师都劝他回国学习,因为真正的艺术在中国。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人就极力主张国学,他们没有用西画来改造中国画,但同样取得了成功。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还没有听说哪个西方国家要用中国画来改造西画,变成“西中合璧”的新画;清初意大利人郎世宁来中国,为了博得康熙皇帝欢心,为了仰慕中国画,也做过用西画来改造中国画的尝试,但没有成功,因为其作品的骨子仍然是西画。因此,中国画的创新与发展必须走自己的路,走中国特色的中国画发展之路。



    邹凌(国画)


    什么是中国画,在《辞海》中有比较准确的解答:“中国画是具有悠久历史和优良传统的中国民族绘画,在世界美术领域中自成独特体。”不过,在中国古代并没有中国画一说,比如唐朝不称中国,叫大唐,唐代画的画,也不叫中国画,日本人称为“唐画”;宋代也没有中国画的叫法,日韩等国称为“宋画”,明清时称“明画”、“清画”,也有称“水墨画”的;鸦片战争之后,与世界各国交往多了,称“吾国画”,而真正起用中国画,大约是在民国初年,由于西洋画大量流入中国,与之相对应,便有了中国画。唐画也好、宋画也好、吾国画也罢,其所延续的是中国的传统文脉,所以,中国画的根在中国。中国画的任何创新与发展都是有底线的,都不应该脱离中国文化的根,必须遵行中国画本身发展的规律和核心价值观;如果中国画的创新与发展没有了中国历史文化的支撑,脱离了中国的核心价值观就不是中国画,就是一个新的画种。在笔者看来,中国画的创新与发展只有扎根中国文化的土壤,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情趣,中国画就能长足发展,立于不败之地。


    (邹凌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为当代江苏中青年画家、美术理论家、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中国书画研究会理事、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美协理论艺委会委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理事、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理事、南京颜真卿书画院秘书长、《江苏工人报·东方周末》副主编,著有《砚边夜评》、《醉书醉画醉文》、《中国名画鉴赏辞典》(合作)、《邹凌花鸟画集》等,译著有《沈铨研究》等。)

     

    原载2016年8月31日《中国书画报》(刊发时改为“扎根本土文化才能抵抗危机”)


            文/整理:敏雷

发送给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 >>把你喜欢的文章分享到

  • 点击进入,阅读专题内容

  •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

Powered by G动力 V2.8标清|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