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责声明: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念,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邹凌观点 | 大师也有犯错时



    邹凌观点 | 大师也有犯错时

    ——谈李可染的七幅《万山红遍》

    文:邹凌
     
    《万山红遍》可以称得上是现代绘画大师李可染先生红色系列绘画中的经典画作,在李可染遗存的画作中,红色系列绘画作品大约占据了一半,因此有人称他是“红色画家”。

    所谓“红色经典绘画”是指1921年到1975年之间以中国共产党辉煌革命史中的革命故事、红色根据地、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以及革命领导人诗词意境为创作题材的绘画作品,采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歌颂中国共产党所取得的伟大成就。“红色经典绘画”是在特殊的历史时期所造成的特殊的美术现象,因而具有历史性、艺术性、文献性、唯一性和珍贵性。如今被誉为十大“红色经典绘画”中,李可染就占了3幅,除了《万山红遍》之外,还有《长征》和《韶山》。




    李可染的《万山红遍》确有独到之处,是根据毛主席诗词《沁园春·长沙》中的名句“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为主题创作的,画面以“红色山水”为特色,给人以庄严肃穆,气宇盎然之感。在画法上突破了传统的皴法,让“积墨法”演变成“积色法”,并在积墨和积色之间注入“光”的流动和白墙的映衬,从而增强了山石树木的厚重感和距离感。特别是他大胆的以色代墨,在浓墨为底的基础上,敷以朱砂、朱膘、赭石等色,使山水丛林尽显中国红的元素,夺目人眼目、摄人心魄,“红色”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在此幅作品中得到完美结合。用朱砂画山水,可谓李可染始创。




    然而此一类型的作品,李可染在1962年至1964年间却画了7幅,而且除了尺寸大小有所区别外,在主题、构图、画法、用笔等上基本雷同,这一严重违背了中国画的创作原则的7幅作品,使李可染的威望大大缩水。据叶羽《李可染和7幅“万山红遍”的故事》(参见2015年12月10日人民政协网)一文介绍,这7幅作品中有3幅尺寸较大,4幅尺寸小些;有4幅作品分别藏于中国美术馆、北京画院和北京荣宝斋;另3幅作品分别为私人收藏,并都有过上拍经历,拍卖价屡创新高,其中1幅作品在去年中国嘉德秋拍中以1.84亿元人民币成交。不过,文中只刊发了7幅《万山红遍》的作品,并没有说明李可染为什么要画7幅《万山红遍》。




    我们知道,中国画创作的核心原则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画家在绘画创作时要以自然天地为师,绘画题材来源于自然生活,同时又要经过画家心灵的熔铸陶冶,创作出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作品。换句话说,一幅优秀的中国画作品是画家由客观形象经“心源”提炼后,最终化为艺术形象的艺术创作过程;而不是单纯的模仿和简单的重复。一个画家以同一命题画多幅内容雷同的作品,在中国绘画史上并不多见。我们所能见的是在同一题材下,创作出不同内容的绘画作品。例如“雪景山水”、“文人雅集”、“四君子”等题材,画家们会从不同的角度来反映相同的主题,而不会简单地重复已有的形式和内容。即便是同一个画家以同一个题材进行创作,也不会简单地去追求雷同的作品;明代画家文徵明一生嗜好饮茶,创作了许多以“饮茶”为主题的作品,目前传世的就有《惠山茶会图》《品茗图》《汲泉煮品图》《松下品茗图》《煮茗图》《煎茶图》《茶事图》《陆羽煎茶图》《茶具十咏图》《林榭煎茶图》等十多幅作品,这些作品创作形式既有立轴又有横卷;无论是作品题目,还是作品的构图、画法、用笔等都不相同。笔者以为,如果画家选择同一题材进行绘画创作,所取得的应该是不同的艺术效果和情感趣味。郑板桥说:“未画以前,不立一格;既画以后,不留一格。”(《板桥题画》)石涛也说:“一知其法,即功于化。”“我自用我法”(《苦瓜和尚题画诗跋》)如果只画雷同的作品,必然失去中国画创作的本来意义;清代“四王”在艺术上的复古、仿古、拟古等主张,无疑不利于中国画的发展。其实,艺术的崇高在于它的真实性,创新性和不可重复性,俄国哲学家托尔斯泰说:“只有传达出人们没有体验过的新的感情的作品,才是真正的艺术品。”(托尔斯泰《艺术论》)


    李可染所画的7幅《万山红遍》,与他“废画三千”的创作理念也是相悖的。为了追求艺术的精湛,李可染特别刻了一方闲章“废画三千”,以此表达他对所画作品的精益求精。“废画三千”的解释应该有两种,一种是中国画的创作要经历无数次的失败才能获得成功,要画废数以千计的画作才能有所收获;一种是一幅优秀的作品,要经过多次的修改,几易其稿,最终才能成为经典之作。据董凡在《李可染作品的市场与辨伪》中统计,李可染一生总共创作了不到2000幅作品,其中还包含了其早年的习作和西画作品;“文革”前,李可染的中国画作品不足400幅,而“文革”后,其留存的中国画作品也不足400幅,也就是说李可染一生总共创作的中国画作品不到800幅;然而《万山红遍》竟有7幅雷同的作品,而且张张是精品,按“废画三千”的理论,岂不是自打嘴巴?
    一般来讲,雷同作品的出现大多与利益有关,李可染晚年正处在改革开放的初期,自然也会被利益所熏。李可染作品受市场关注并不晚,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北京荣宝斋就开始专门经营李可染作品,以山水和牛两类题材的作品为主,尺寸基本上是四尺三开(69X46cm),售价大约在70元人民币左右。而在香港的集古斋画廊中,同等尺寸的李可染的“牛”,定价是120港元,“山水”定价为320港元,从1962年到1975年的十几年中,其价格上涨了10倍多。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李可染画作的价格直线上涨,到1989年李可染逝世前,其作品最高可拍卖到35万港元一幅。李可染逝世后,国家下令禁止李可染作品出关,之后李可染作品呈断崖式上涨,屡创拍卖纪录,不禁让人大跌眼镜。
         李可染创作的7幅《万山红遍》若不从艺术创作角度讲,那就是受到利益的驱使,他在第1幅《万山红遍》的基础上又画了雷同的6幅作品。这7幅《万山红遍》作品的出现,无论是创作模式还是创作动机都会给后人带来不好的影响;某些画家也许就是受此影响开始“流水线作画”,其弊端显而易见。


           原载2017年2月25日《中国书画报》
发送给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 >>把你喜欢的文章分享到

  • 点击进入,阅读专题内容

  •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

Powered by G动力 V2.8标清|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