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责声明: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念,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迁想妙得金刚眼,范金琢玉刽子手”

    ——河北金石遗存对于当代篆刻创作的启示

    文:李国良(文末有介绍)


          内容摘要:河北丰富的金石资源对地域印风和当代篆刻的创新与发展有着借鉴意义,拟从赵地的甲骨文、平山县的中山三器、满城县刘胜汉墓的铜壶文字、元氏县的祀三公山碑为例絮叨,就“印从骨出”、“印从器出”、“印从壶出”、“印从碑出”对篆刻本体传承与创造的启示,使印学创作向更高层次迈进和延伸,以历史责任感、使命感,坚持“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方针,力争在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上取得建树,实现“三大统一”。



         河北人文风貌和印学资源概况


        河北古为燕赵之地,在中国的历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其东临渤海,西依太行,南望黄河,北接燕山,中华民族的始祖炎帝、黄帝、蚩尤就曾在河北征战并进行融合,由此开创了中华的文明历史,之后在河北地区建都的有燕国、赵国、中山等国,都曾经强盛一时,涌现了一批重要的历史人物,有“不食周粟,采薇而食”的伯夷、叔齐; “千场纵赙家仍富,几处报仇身不死”的赵国游侠;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燕国义士荆轲;有“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的邢地刺客豫让;有“当阳桥头吼断桥梁水倒流”的三国名将张飞;有“君天下之德而安万世之功者”的宋太祖赵匡胤;有“燕市狂歌,著书黄叶”的文坛巨擘曹雪芹;有“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共产主义斗士李大钊;有英勇抗击日寇,血染沙场的狼牙山五壮士……古往今来,唱出了一曲又一曲激烈高亢的燕赵之歌。


           悠久的历史长河当中使得河北省拥有了众多的金石碑刻,这些为我们印学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借鉴史料。目前河北印坛发展迅速,从精英群体到民间的普及,从实用层面上升到艺术的高度,各种流派,各种主张声音,各种形式名义的展览不断举办,蔚为大观,从不同的侧面展现着河北人对于印学的热情,景象波澜而壮阔,发展与时代同步,但是理性分析仍有诸多不足有待提高。有以下现象值得商榷:理解片面,忽视了“形而上”的存在,盲目、被动的屈从于当前比较时尚的“流行风”,燕赵印人进入状态缓慢,呈现出局限保守的特点,它与河北相关的艺术教育条件有相当大的关系,缺少专业的印学展馆,为数不多的展厅规模和效果局限很大,这方面的观众较少。目前没有专业的高校篆刻专业,仅有的几所高校开设篆刻课程作为点缀,没有形成严谨的教学体系和一定的规模,这些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河北印学后备人才的积蓄和知识结构方面的建设。缺少在省内外有影响的篆刻报刊,缺少一个高层次、广为开放的交流平台,缺少有学术力度的印学理论研究,这些多少说明着河北对于印学研究的淡漠,存在着逃避心理。


          河北有着丰富的印学方向的古文字资源,这些优秀的文化遗产对地域印风和当代篆刻艺术的创新与发展有着借鉴意义,笔者试从邯、邢地区的甲骨文、平山县的中山三器、满城县刘胜汉墓的铜壶文字、元氏县的祀三公山碑为例絮叨,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使印学研究向更高层次迈进和延伸。


    希望能够对当代篆刻创作启到以下作用: 


    (1)、“塑造当代形象,讲好当代故事”。当代艺术承担着塑造中国形象、讲好中国故事的历史重任,而篆刻艺术就是其中一种表现形式,要能够承载丰富的内在能量、主体精神和民族之魂。面对着历史长河中丰富的取法资源,篆刻工作者要深入历史,挖掘史料,通过篆刻作品讲好时代故事,忠实记录、深刻反映时代的进步。


    (2)、“凝聚当代力量,弘扬当代精神”。目前我国正处在建设的重要阶段,篆刻艺术工作者要举精神之旗、立精神之柱、建精神家园,成为时代的先行者、先觉者、先倡者,用“红彤彤”的篆刻艺术作品弘道养元,做到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一个国家综合力量强大不仅在于经济实力,更为重要的是文化实力,篆刻工作者要感国运之变化、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用篆刻这一形式起到凝聚时代力量的作用。


    (3)、“形成当代风格,彰显当代气派”。篆刻审美的思路既要尊重历史,又要体现地域特色,习主席说过每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基本国情不同,其发展道路必然有着自己的特色。这种特色反映在地域印风创作上面,就是要具有“当代风格”、彰显“当代气派”,这种风格和气派来源于燕赵地区丰厚的人文积淀,这片大地上的历代遗产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中华民族独特精神标识的重要组成部分。


         “印从骨出”


          率真清秀的河北邯郸、邢台地区的甲骨文取法资源。河北与河南安阳一衣带水,在河北省邢台、邯郸地区也发掘出了为数众多的甲骨文遗存。位于邯郸磁县下七垣村商代遗址、赵窑商代遗址就是最好的例证。在下七垣出土的遗物中,发现商代中期的28块甲骨中,全是腹甲。钻凿灼痕迹有13块,凿灼的12块,卜骨39块,骨料全部经过整治,钻凿灼痕迹与河南安阳出土的甲骨规制完全相同。其实从地理上看包括河北的大部,都是商朝人活动的主要区域。特别是1998年10月“祖乙迁邢之邢墟调查专题”被列入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由河北省文物研究所负责组织实施,于1998年11月2日和12月15日选择邢台东先贤遗址进行考古调查,出土了陶器、石器和骨器等文化标本100多件,其中的甲骨,以卜骨居多,羊、鹿、猪所用肩胛骨只有钻灼,脊棱与骨臼处均不加整治;龟则背腹甲兼用,边缘稍加修饰,少数施凿、灼,其余大部分钻、凿、灼三者兼备;牛骨大多数有钻、灼而无凿。与安阳等地出土的甲骨文制作及刻辞风格一致。其他如河北石家庄藁城西的台西商代遗址,周围商代文化层分布亦相当广泛,出土的文物有酿酒作坊、利用人工脱胶技术纺织的麻织品等。这些遍布燕赵大地的商代遗址,是古人留给我们的丰厚资产。甲骨文虽然经过了金文、篆书、隶书、楷书等不同书写形式的变化,但是以形、音、义为特征的文字和基本语法保留至今,成为今天世界上五分之一人口仍在使用的方块字,对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审美观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为中国书法艺术、篆刻艺术的产生与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我省拥有大量的甲骨文潜在入印资源,然而近现代以甲骨之意入印并取得成就的印人寥寥无几。



    图1简经纶甲骨印:知者不言


          简经纶先生是近代第一批以甲骨文入印而载誉印坛的艺术家。他在入印文字上将发现不久的甲骨文字移至篆刻创作之中,开甲骨文篆刻的新篇章。马国权先生在《近代印人传》中记载:而以甲骨文字入印,白文之作,布白错落有致,运刀劲利老到,妙得卜辞之遗,即作朱文,其用刀之率真瘦硬,均不失殷人意趣,苟非深探其奧,安可得耶!他的甲骨文印运用了古玺布局的章法,将尖瘦细硬的甲骨文融化为大篆文字的结体,通过后期改造和变形印化,呈现出了了极具金石气息的印作,这种朴茂生动的印风奠定了他在近现代一代宗师的地位。


          今天我们学习甲骨文,对深入学习研究古文字学有很大的启蒙作用,也体现了一个篆刻家的涵养,更是篆刻家梳理古文字传承于世的责任所在。对于印人,甲骨文与甲骨文篆刻,是古文字研究和篆刻艺术研究中的两大课题,重视甲骨文稀有性,在优秀传统文化传播上有作为。在现实生活中,甲骨文学研究者同甲骨文篆刻家可以互相借鉴学习,相得益彰。甲骨文与秦、汉印相比别具艺术魅力。它纯朴、自然、雅饰、潇洒、秀丽,通过间架和组合的设计,合理地安排空间的布局,支撑起整个形体,创作出美的空间。


          首先,甲骨文入印在于文字的整合设计,要使印面整体符合印章风貌,又不失去甲骨文自身的形质,做到两者兼顾。甲骨文目前可以识读和破译的文字不到2000个,取字入印带来了一定的不便,介于甲骨文数量上的稀少,致使当代的许多文字不知如何书写,没有出处,可以参考商周时期的钟鼎金文以及秦篆采用通假、拼接的方法“造字”,这也是当代人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之举。第二点,要追求刀笔意趣。甲骨文本源于刀刻,入印之后表现它的痕迹并不难,难点在于将书法中的笔墨情趣融入其中。一定要表现出甲骨文的道法自然,还要呈现出篆刻本体的金石气息。第三点是印章风格。根据对前辈作品的揣摩,结合甲骨文契刻独有的意趣,以甲骨文入印的风格首选古玺风格。



    图 2林尔:风雨十年人

          古玺的取法对象是金文;汉印的取法对象是缪篆;唐宋印和明清流派印取法是小篆,甲骨文入印自民国以来是没有定式的,也没有古人留下来的参照模板,唯有从甲骨文章法排列的规律进行推敲。经过分析我们看到其笔画惯用横竖等长短线条组合,间或斜线细点分布,其章法上于古玺章法有着很多契合之处。


         甲骨文字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古文字体系,它是连接古今文明的桥梁,是世界文化的瑰宝,是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重要载体,作为甲骨文发源地安阳一衣带水的近邻,作为京津冀一体化的核心载体之一,河北省研究甲骨文入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用甲骨文进行创作和传播上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当代篆刻艺术创作异常活跃,“印外求印”取法多样,以古文字甲骨入印却显得门庭冷落,河北省具有甲骨文丰富的取法资源,亟待进行发掘和整理,篆刻艺术应该向其进行汲取营养,在印外求印中多一条选择道路。


         “印从器出”    


          瑰丽雄奇的石家庄地区平山县的中山三器文字。河北春秋战国时期钟鼎金文及刻石形式多样,数量巨大,内容涉及哲学宗教、历史地理、经济政治、军事科学、文化艺术等诸多方面,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春秋战国时期,在燕南赵北之间,曾经存在一个神秘的“中山国”,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石家庄平山县三汲乡发现了中山王厝墓,出土了大量璀璨夺目的瑰宝和镌刻长篇铭文的“中山三器”,分别是《中山王鼎》《中山王圆壶》和《中山王方壶》,它们揭开了中山国度的神秘面纱,开创了当代考古学、古文字学、历史学、书法等学科对战国新领域的研究。



    图 3鞠稚儒创作:珈顺孟钘铭藏

          我们之所以研究中山国古文字篆书,就是要继承和发扬中山文化,给当代印学创作另辟蹊径。在中山王厝的陵墓当中共发掘出带有文字的器物118件,篆书铭文共计2458个字,主要集中在中山三器的器身上面,《中山王鼎》计469字,《中山王方壶》计450字,《中山王圆壶》计182字,它们的文字铭刻精致,体型修长,端庄秀丽,为当代研究金文书法提供了资料。中山国三器的铭文书体风格可以说是北方地域文化的一朵奇葩,它从篆字的构型到具体的笔画局部展示出了迥异于其它国家的独特风格,别具一格的审美,从这些艺术风格我们可以看到身处战国中晚期中山国人的审美喜好。中山国篆书文字的多样性和独特的审美使它在中国书法史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它为我们当代的书法创作、印章设计提供了又一条取法之路,他是燕赵大地地域文化的具体体现。近水楼台先得月,河北的书法家和篆刻家有责任向中山国文字取经,将存在千年的中山文化再铸辉煌。


          研究中山国文字能够丰富当代篆刻创作取法的种类。在这些年由中国书法家协会等专业团体举办的书法展中,出现了很多以中山国的篆字进行创作的书法作品、篆刻作品。它启迪了以中山国篆字为创作导向的篆刻人才,弥补当代篆刻创作以中山三器为蓝本导向的不足,引导大家对于契刻文字风格的研究课题,将创作与理论研究进行结合。目前已知的这些作品大多依托中山三器的铭文风格进行刀笔挥洒,仅仅停留在了中山三器的形式上,并没有更深的去探索中山国篆字的内涵,从中涌现出了一些问题值得我们提起注意。



    图4杨永卫中山文 创作:有万喜


          第一,关于中山三器铭文构造形态问题。古文字的范畴涵盖着中山三器的铭文,对于中山国的篆字构形应该从古文字学的角度去探究。在中山国的铭文当中出现了一些没有使用目的和象形意义,仅仅用来装饰作用的笔画,这些军容整齐的篆字篆法、章法与同时期金文体系的错落有致有很大的不同,也与秦代“婉而通”的小篆拉开了距离。中山国的文字从构形到笔画,从风格到审美都有自己独立的体系,我们不仅要从书法的技巧角度去体味,还应该从古文字学的角度去考察。


          第二,中山三器的篆字铭文属于战国时期金文的体系,我们看到的实物并非是墨汁书写而来的,而是用凿刻的手法而成,呈现出了金石的浓郁气息。它整体的气象有类于秦代的小篆,但是实质却又着很大的不同。中山三器篆书铭文的线条看似尖起尖收,甚至有柔弱之态,但是近观实物却存在着丰富的变化,当代的很多作者只是将其写的尖细而坚挺,看似文雅但是却失去了中山国篆字铭文线条的精神内涵,我们观察原物发现它的线条质感既有北方民族的刚强坚韧又南方诸国呈现的温文尔雅的风度,所以对于中山三器铭文的书法、篆刻创作应该从它的精神内涵延展到线条质感、用笔方法进入进行深入的尝试和探究,切切不可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第三,对于中山三器篆书铭文审美感受的解读。中山国篆字铭文的风格进行篆刻的创作要从构形、用笔等方面进行琢磨,需要下更多的字外之功,要对古中山国的历史和文化进行深入的了解,比如中山国篆书体系并非只有三器铭文,还有一些其它风格的篆字出土,有的与中山三器的篆书风格截然不同,甚至有些吸收了楚系文字、齐系文字的基因。只有对中山篆字体系的脉络、文化背景有所熟知,这样才能更好的体会中山国篆字的本源和要旨。


           将一种体系的古文字印化到印面当中,并非单纯地将它从自己的载体转移到另外一种载体中去,而要遵循篆刻的规律加入变化的因子,这样才能创造出具有丰富艺术魅力的中山国文字印,明代赵宧光就说过:“大抵制作须着刽子手段,鉴赏须着金刚眼睛。”


          “印从碑出”


          缪篆神品石家庄地区元氏县的《祀三公山碑》。所谓缪篆,是汉代摹制印章用的一种篆书体,它虽然属于篆书的一种,但有别于大篆、小篆,篆法也不完全按照《说文解字》的要求,有其自身特点。它的碑字结体方整,字形平匀有序,不同于前朝秦篆字体修长,也不同于汉代流行隶书的逸纵取势,笔势由小篆的圆匀婉转演变为平直俊朗,与刻制印章的有契合之处,使得结字庄重沉实,妙趣横生,整体章法茂朴天成,遒劲浑厚,醇和典雅,进入了一种纯粹的艺术自由状态,缪篆使得入印的笔画刻起来更加便捷。缪篆的结构呈现方、平、均、叠、满的特点。汉印形制多为正方形,出于章法布局的需要,因此每个字形也设计为正方形,以求字形填满空间。凡笔画转折处也由篆书的弧形变成了方折。由于缪篆相对于小篆、大篆较为简单,所以缪篆入印比明清流派以篆书入印相对好学,河北的《祀三公山碑》便是缪篆绝佳学习实物,其碑拓是后世临摹的优秀范本。



    图5林健作品:长毋相忘


          汉朝的篆书刻石非常少,它已经步入了隶书成熟的时代,秦代及以前的篆书慢慢的退出了文字的舞台。但是祭祀等重要的场合不得不用篆书,为了显示威严和礼仪,当时的有些书写者不太熟悉篆书,对于一些篆字不知如何书写,于是便大胆的取隶书的形态置换了篆书的反复盘绕,从远处看以为是通篇的篆书,但是细看这些字体又并非篆书,似隶非隶,似篆非篆,甚至有些似楷非楷,让人耳目为之一新,后代人并把这种介于篆隶之间的字体称作“缪篆”体。缪篆也并非是求新求异,而是当时的书写者对古文字掌握不熟悉所致,“将错就错”与书法即兴创作相结合而孕育出来的结果。清代方朔云《枕经金石跋》记载该碑:“隶也,非篆也;亦非徒隶也,乃由篆而趋于隶之渐也。仅能作隶者,不能为此书也;仅能作篆也,亦不能为此书也;必两体兼通,乃能一家独擅。”篆书与隶书的杂糅通融,演绎了汉字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其实任何优秀物种的产生都是一系列杂交的结果。《祀三公山碑》是篆书向隶书进化的代表作,它减少了篆书的反复盘曲,加入了隶书的蚕头燕尾、横平竖直,该碑的书法浑厚遒劲,高古茂朴,历代书法家、篆刻家都非常重视此碑书体的学习。



    图6王增军:敬事


          清代书法名家康有为、杨守敬称该碑为“瑰伟”;日本书道界人士也赞叹该碑为“神碑”,看到此碑均惊若天人,如获至宝,认真领悟习摹。《祀三公山碑》带来的不仅仅是视觉上的震撼,还有对当代篆刻家、书法家的启迪,就是如何在创新与传统之间进行取舍,与时俱进,如何博采众家之长开创出一种具有古人的传统又有天趣横生的独特风格。上海的大家吴昌硕先生看到《祀三公山碑》之后就深受启发,他将《钟鼎文》《石鼓文》《祀三公山碑》三者之间的文字提示进行了融合,取得了自己的风貌。作为晚辈的齐白石看到了吴昌硕的作品之后深受启发,在他的基础之上进行了开拓与发展,齐氏的长足进步取决于《祀三公山碑》,功不可没。翁方纲云:“碑凡十行,每行字数参差不齐,字势长短不一,错落古劲,是兼篆之古隶也。”齐白石的书法正是受到该碑的影响,篆隶体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方正雄伟,异于常人,符合他爽辣的湖南个性,形成了的独特书风主导了他篆刻的风貌。齐白石学习篆刻先学江浙的大家丁敬、黄易,然后又向赵之谦、吴昌硕学习,最终从《祀三公山碑》等名碑当中得到启发,他将文字的圆笔篆书改为方笔篆书,形成了独开局面的单刀入石的刻法,又结合秦昭版、汉将军印形成了不加修饰、大开大合的印风,齐白石的篆刻章法强调疏密关系,在空间分割上面大起大落,猛利冲杀,淋漓畅快。创造出了大写意篆刻的独特风格。齐白石在艺术见解上推崇“独造”,独持己见一意孤行,不走常人之路并且身体力行,他曾经说过:“刻印,其篆法别有天趣胜人者,唯秦汉人。秦汉人有过人处在不蠢,胆敢独造,故能超出千古。余刻印不拘古人绳墨,而时俗以为无所本,余尝哀时人之蠢,不思秦汉人,人子也,吾亦人子也,不思吾有独到处,如今昔人见之,亦必钦仰”。由此可见,齐白石对自已的文字取法充满着自信和自负。当代的林健先生、王增军先生以《祀三公山碑》文字风格入印自成一家,别有天趣。


         “印从壶出”


          富贵华丽的保定地区满城县刘胜汉墓铜壶铭文。我国的汉字源于象形,来自于对万物造化的深刻感悟,与生俱来就蕴含着被装饰美化的可能性。春秋战国时期南方的吴越、楚国等地就在青铜器皿、兵器上面用错金银的技法对篆字进行刻意的美化,由此带来赏心悦目的装饰效果。反观北方地区燕赵大地,慷慨悲歌,粗犷沉雄,这种精雕细刻的文字实属罕见。然而到了西汉时期却出现了能够和南方诸国相媲美的篆书杰作,它就是满城刘胜墓铜壶铭文。


    图7铜壶文字纹样


          满城刘胜墓出土了2件铜壶,它们在珠光宝气的陪葬品中只是不太起眼的日用器,然而两件  铜壶上刻制的铭文以其娴熟高超的技巧和异于常人的想象力令翻译者目瞪口呆,这些装饰的文字震惊了世界,也为印人创作提供了参考与借鉴。这两件铜壶造型极为平常,高40厘米,大体为为侈口,束颈,鼓腹,矮圈足,与同时期的青铜酒壶没有太大的区别。这两件铜壶尺寸和形制基本相同,我们对其称之为甲壶和乙壶,铜壶上的文字是一首优美的颂酒诗文,自上而下,朗朗上口,非常具有韵律,它没有歌颂诗人吟酒时着重的美妙意境,而是着重说明饮酒有“充润肌肤,延年祛病"的好处,这些字样是我国以酒为药、养生祛病食疗结合的早期记录,主旨都是为了祈福健康长寿。两把铜壶的纹饰和文字都用金线和银线勾出,绚丽夺目,金碧辉煌,形成了误把文字当成纹饰的错觉,由此可见其装饰工艺的极致和艺术效果的逼真。



    图8刘建创作:拾梦

          甲壶的壶盖铭文以蟠龙为中心,将12个花体篆字均匀的分布,形成了整体极佳的视觉效果。它的线条起始处多装饰以凤凰脑袋,中间装饰鱼的形状,鱼游离于线条的外部,但又不脱离字体的本身。该壶考虑到主人的地位和身份,所装饰的鸟并非寻常的鸟类,而是能和蟠龙身份对应的凤凰,那些那些萦绕盘曲的躯干线条应该是简单化处理的凤凰的身体,归附于它的短线就是风翼和凤爪。南北朝时期梁庾元威在《论书》中讲到他经常在屏风上面挥洒各种书体,其中就有凤鱼篆书之类的作品,因此可以推论甲壶的壶盖铭文应该就是凤鱼书。这些篆字的纹饰无不彰显出南方诸国富丽婉约的风韵,探究其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中山靖王刘胜的祖上刘邦与他的谋臣干将如周勃、曹参、萧何等人都是楚国人,在夺取了政权之后他们自然会将楚文化影响到其它各地,将之形成上层社会的时尚。在这种政风之下,原来处于南方的楚风必然影响到北方并逐渐与中原的文明相融合,刘胜作为刘邦的嫡系子孙当然不会游离于潮流之外,因此装饰的富丽堂皇的南方风格在北方出现就不足为怪了。这些用极其富丽堂皇的铭文内容都暗示着主人的高贵身份,透露出祈求常保富贵、吉祥美满的美好寓意。



    图9鞠稚儒篆刻:盛心园

     

         满城刘胜墓铜壶铭文鸟篆纹的发现,对我国古文字、书法史研究极有意义,对当代印人的鸟虫篆风格印章有着诸多启示。鸟虫篆是大篆金文的变体,它的笔画蜿蜒灵动,盘曲莫测,有着鸟虫的形状,极富装饰意味,如果用于印章的创作则易于变化,风格独特独,鸟虫篆印最早见于春秋,兴盛于两汉,篆刻艺术成熟之后至明清仅仅有少数印人偶而尝试,受当时理论家“几于谬矣”的消极思想影响,几乎无人问津。时至当代,篆刻界鸟虫篆印风逐渐恢复并形成一种时尚,它的金石气息和华丽面貌深深吸引着众多篆刻家跃跃欲试,并取得了不菲的成绩,这是与近百年来发掘和整理研究古代鸟虫篆印及春秋战国铜器上的鸟虫篆铭文分不开的。


          当代篆刻艺术的发展需要古代发现的文字资料的滋养,利用考古学家、文字学家研究成果化为己用,用新近发现的古文字入印,经过自身印化的处理过程,这将为篆刻艺术的创新带来新的契机。


         结束语


          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总书记强调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历史意义和重要影响,无论精神力量的汇聚、思想共识的形成,还是社会风尚的引领,都需要汲取传统文化的精华,在数字时代如何寻找向内说、向外说的不同文化符号、文化单元,对于篆刻工作者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篆刻艺术在开拓地域文化的传播中,将其背景的搭建、语言的交流、情感的沟通、价值的认同进行整合,传统艺术必须要主动适应当代信息化、数字化的大趋势。


          要创作出“文质兼美”的艺术作品,要“以自己的艺术个性进行创新”,独特的地域取法资源正是形成艺术个性的精神家园。燕赵之地留下的历代文字遗产形成了“燕赵文化”的精神内核,撑起了它的骨架,由此篆刻艺术实践最终要实现“三大统一”:
    (1)、“天、地、人的统一”。篆刻艺术的追求倡导个体生命体验向自然生命运动的投入和沉浸,讲求天、地、人的相合。“和,故万物皆化”,就是这种审美理想的极致体现。这种内在的和谐性是我们今天要传承和弘扬“中华美学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篆刻艺术突出作品呈现的人生教育和伦理构建功能,这一理念指导了篆刻创作的功能要求和审美判断。


    (2)、“真、善、美的统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这也正是篆刻艺术的精义所在。“金石之美”要给予观众感性的愉悦,视觉的美感,孔子赞赏“尽善尽美”,孟子提出“充实之谓美”,荀子认为“无伪则性不能自美”,庄子倡导“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些对篆刻创作追求起着指导作用。


    (3)、“情、意、境的统一”。中华美学始终强调审美价值创造过程中个体的体验与心性修养的统一,并从这种统一出发审视和批判各类艺术形态,努力追求个体体验向心性修养境界的提升。将篆刻创作来普照社会人生的前途,将这些积极向上的信念延续,既坚守了人生的精神指向又落实了文艺实践的现实目标 。


          以上列举燕赵金石资源是一次传统艺术创新发展的有益探索和思路。篆刻艺术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与中华民族的审美和情感有着天然的亲近。印学的创新之处就在于将历代优秀遗产与传统的篆刻程式相结合,充分运用了各种表现手法,甚至“跨界”,增强艺术的表现力和感染力。习近平总书记要求,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我们深刻地认识到,创新是文艺的生命。传统艺术必须进行创新探索,与时代精神相契合,与当代审美相适应,才能焕发出新的艺术生命力。

                            延伸阅读                      

                 

    ——  李国良(作者) ——

          李国良,1979年生于保定。先后就读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中央美术学院首届兰亭班,文学硕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协评级中心考官、河北省书协篆刻委员会副秘书长、浙江省沙孟海印学研究所研究员、河北省书法院副秘书长、石家庄市书协篆刻委员会秘书长等社会兼职。河北省文化厅艺术研究所书法美术研究室负责人。

    下有作者刻印作品(欣赏)

          附参展情况,聊作一段误入歧途的履历: 
    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书法篆刻项目  入选  国家艺术基金 
    “龙乡墨韵”第六届全国书法论坛  一等奖  中国书法家协会青工部、重庆市文联   
    京津冀首届高校书法论坛  一等奖  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主办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艺术节  入展  文化部、陕西省政府主办     
    “金石迎春”全国首届金石篆刻展  最高奖  北兰亭 荣宝斋主办   
     “百年西泠金石华章”西泠印社国际选拨活动  优秀奖  西泠印社   
    第五届“观音山杯”全国书法大赛  一等奖  书法报社     
    全国第二届篆书作品展  入展  中国书法家协会   
    纪念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30周年会员优秀作品展  入展  中国书法家协会  
    西泠印社第七届篆刻艺术评展  三项兼能入展  西泠印社    
    全国第六届篆刻艺术展  提名奖  中国书法家协会     
    第三届中国硬笔书法大展  一等奖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     
    “百年西泠西湖风”国际篆刻主题创作大会  三等奖  西泠印社   
    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作品展  入展  中国书法家协会   
     “正气歌”全国书画邀请赛  一等奖  书法导报社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85周年全国书法大展  入展  中国书法家协会  

    …… 


    南无阿弥陀佛



    能除一切苦厄



    声东击西



    平平安安



    撸起袖子加油干



    问梅消息



    柳宗元《早梅》诗一首



    文如秋水尘埃净,诗似春云态度妍



    若能杯水如名淡,应信村茶比酒香



    仲子墨



    三十六计组印合影

             整理:敏雷

发送给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 >>把你喜欢的文章分享到

  • 点击进入,阅读专题内容

  •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

Powered by G动力 V2.8标清|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