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责声明: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念,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陈逸飞一些油画,是哑巴助手代画的



    (导读:郭庆祥爆料称,陈逸飞的部分作品是哑巴助手代画的。陈逸飞画室有个哑巴,帮陈逸飞完成了全部的“创作”。)

    陈逸飞一些油画,是哑巴助手代画的


    著名收藏家郭庆祥最近向媒体爆料称,陈逸飞的部分作品是哑巴助手代画的。

    郭庆祥:1997年我有事去他的工作室,他有一张画刚刚勾好线条,内容是三个女人和两个鸟笼。我们交谈后约定半个月后再在其画室见面,因为第二天他要去美国。半月后我们见面,我惊奇地发现,那张油画已完整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原来画室有个哑巴帮他完成了全部的“创作”。

    画家俞中保自称就是陈逸飞的代画工,俞中保和陈逸飞画法接近。

    陈逸飞工作室代画工几十人,陈逸飞工作室的油画作品生产流程是:先挑选陈逸飞的新丝路模特公司的模特穿古装衣服摆拍,再挑选出适合画成油画的照片,然后让陈逸飞工作室的代画工临摹这些照片,最后陈逸飞大师出马改动润色,莶上陈逸飞大名,一批大师流水线作品就诞生了。




    流水线商业画家,没有收藏价值

    郭庆祥是收藏界的一位传奇人物。与范增的一场官司,更把他推至全国热点人物。那么,郭庆祥到底是如何由普通收藏家变成收藏界传奇的呢?他又对当下收藏界有着怎样的独特见解和认识呢?下面,我们就看看郭庆祥的收藏经历和记者与他的对话。

    商业画家不是艺术家

    大约在1995年的时候,荣宝斋(微博)业务经理米景阳找到我,称他的好友国画家(范曾)在法国购买了一处房产,因没钱支付房款了,请我帮忙买他200张画。当时我订购了他(范曾)200幅中国画、100幅书法。

    一个月左右国画家范曾就画完了100张作品,并已装裱完毕。我觉得奇怪:一个画家怎么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画完并装裱好这么多作品?于是,我带着疑问到了国画家(范曾)在北京的画室一看,很多3平方尺的宣纸都用吸铁石整齐地吸在画墙上,《老子出关》、《钟馗》、《达摩》等题材几乎和前100张没有什么两样,都是这几个人物造型来回组合。工作现场就像是工厂车间的流水线,自己复制自己的作品,已和印刷品没有什么区别,书法也像商标一样。我认为他(范曾)的这种程式化、模式化的制作过程就是一个工匠的简单劳动。

    陈逸飞的作品虽然现在受市场热捧,我与陈逸飞上世纪90年代就相识,但我并不认为他是艺术家:首先是其作品的艺术价值含金量不高,模拟性的写实技巧也是人家西方的东西,没有自身的独立思想;其次是我与他的一次交往,让我更加确定他的创作和艺术没有关系。1997年我有事去他的工作室,他有一张画刚刚勾好线条,内容是三个女人和两个鸟笼。我们交谈后约定半个月后再在其画室见面,因为第二天他要去美国。半月后我们见面,我惊奇地发现,那张油画已完整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原来画室有个哑巴帮他完成了全部的“创作”。




    认清“商业画家”的真面目

    郭庆祥:齐白石和张大千本质上就是“商业画家”,他们的作品价格很快都会下来,这是必定的!像张大千只是善于临摹,笔法精湛而已,齐白石也就是多画了些以前别人没有画过的东西,题材上更宽泛了。事实上画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艺术家赋予作品的感情。

    每个时代都有“商业画家”,他们靠卖画为生,不是为艺术而创作,这本身并没有错,但齐白石的作品一再拍出高价则是时代造成的。之前把齐白石捧起来,是因为他是贫寒农民出身,社会需要立起这样的标杆;后来继续把他捧上天,则是市场需要,因为齐白石和张大千的作品数量都很多,很有利于炒作啊。

    我们很早就看清了这一点,所以从2000年以后,我和几位收藏界朋友就不再收张大千和齐白石的作品了。

    艺术品市场“怪现状”

    郭庆祥: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水确实很浊,却一点都不深,只要把握住根源,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中国当下的艺术品市场就是处于一个审美缺失、道德无底线的时代,目前多数中国人、多数藏家的审美还处于一个只看画得像不像,不懂艺术价值的阶段,而这些跟拍卖行、艺术家、批评家的利益驱使不无关系。

    一、从拍卖行方面来看,卖的多数不是艺术品。

    《万山红遍》的拍卖推荐中说李可染“偶得故宫(微博)内府朱砂半斤,并用半斤朱砂创作了4幅《万山红遍》,此作是其中尺幅最大,用功最精的作品”,朱砂都成了噱头,他以为藏家是在收藏颜料啊?有点艺术常识的藏家都知道,颜料、工具等等只是画家表达情感、表达思想的工具。我在《万山红遍》上拍前就说“280万也不会买”,现在也还是这个观点。当下的不少拍卖行在诱导藏家方面,实在是谵语连连,很不靠谱。

    而且,现在很多拍卖行卖的不是艺术品,卖的是炒作画家的图录费、价格费,图录上的标价或者说估价越高,拍卖行收的点数就越高,不管作品拍没拍出去,他们照收不误,所以拍卖行是亏不了本的。而画家为了炒作自己,当然是想估价越高越好。




    二、从画家方面来看,代笔和流水线作业危害最大。

    当代很多画家的这些“陋习”甚至可以说是恶习,如果不改,当代艺术品市场的水就很难清澈。

    一方面是不少画家一味迎合市场,迎合不懂得真正审美、真正艺术价值的商家,把画画得很漂亮,技巧做得很足,却没有任何思想性可言。好的艺术家,应该是能正确引导审美,创造能感动人、打动人的作品,一生坚守自己的原则不为利益所动。像石鲁、潘天寿、李可染、吴大羽、赵无极和吴冠中等人的作品,就具有开创性,能体现独立思考和个性化的艺术语言。他们的作品拍卖价格也是一直稳步上升,而不是跳跃式的。

    另一方面是“代笔”和“流水线作业”给艺术品市场带来了莫大的危害。这对藏家来说是第一大害。有人说现在的拍卖行比好的艺术品还多,而假画比拍卖行还多。这“假画”中很大一部分就是代笔和流水线作业产生的,那是在画钱,哪是在进行艺术创作啊!而且,这样的“商业画家”们还不懂得自律,动辄把艺术家和大师的名号往自己头上安。

    另外,像有所谓的当代油画家在拍场高价托举自己的作品被海关调查,这种自编自导自我推销,简直是欺骗乃至欺诈行为了。

    三、从艺术批评方面来看,很多所谓的艺术批评家们只是一味在“吹捧”,成了艺术家自我炒作的“同谋”。

    以前是批评家用慧眼发现了画家及其作品的价值,发自内心地进行评价,现在的艺术评论却颠倒过来了,是画家给钱买评论家的吹捧,经常是吹得我起一身鸡皮疙瘩。尤其是作品研讨会,常常是一群马屁精在捧臭脚,只会让人想到一个词——道德沦丧。

    最根本的是要提高美术院校的入学门槛。现在很多学生是因为考不上综合性大学,才迫不得已转投美院门下,其实真正的艺术家身上应该储备更丰富的养分,综合素质更高,才能融会贯通创作有思想的作品,才能提高对整个社会的审美引导。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江粤军

    值班编辑:王苏

发送给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 >>把你喜欢的文章分享到

  • 点击进入,阅读专题内容

Powered by G动力 V2.8标清|高清